来自 拉菲2娱乐提现怎么提 2018-12-23 11:30 的文章

直播用电钻吃玉米、赤身躺玻璃渣不疯魔不成活

  一个游离在主流视野之外的短视频APP——快手逐步发展成为“隐形独角兽”。其平台上生产的一条条短视频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,刷爆社交网络背后充斥着自虐、低俗甚至造假等等,主播为博眼球、赚关注的各种奇葩行为,让快手非议缠身。

  日前,一段视频曝光了快手多名网红主播在直播做慈善的过程中刻意造假。新金融观察记者了解到,在视频中,网红主播先安排凉山州某村村民站成两排,随后直播给村民发钱,直播结束后,再将钱从村民手中拿回。以此手段,主播快速吸粉,并能够号召“粉丝多刷礼物”,从中获益。

  其中一名主播被称为“杰哥”,在快手上已有65.9万粉丝。据其说,之所以先发钱后收回,“只是为了给快手直播号涨粉丝,让粉丝们在观看自己献爱心的时候刷礼物”。

  在快手上要给主播刷礼物,就必须充值快币,6元可以充值60快币,1快币就是1角,而发放的礼物中,一朵鲜花要1快币,一杯啤酒就要10快币,一个凤冠则为298快币。

  快手搭建了这种打赏分成体系。怎么才能聚拢粉丝,并让其心甘情愿花钱刷礼物?从目前来看,慈善、公益看上去是一个不错的途径。

  一方面,慈善能够获取同情,吸引用户观看,另一方面,打着慈善的旗号更能号召粉丝以捐款名义刷礼物。利益驱动下,这才出现了上述的直播慈善造假行为。

  快手官方也很快有所动作,11月15日,快手对外宣布,对查实利用直播进行伪公益骗粉的“杰哥”进行永久封号处理。

  快手创始人宿华表示,目前平台正在继续进行全面排查,对涉嫌伪公益行为的其他6名用户,也暂时关闭了直播权限。目前,快手正在逐个对站内用户发送警示信息,如发现存在违规行为将立即封停账号,现在已将在大凉山做公益的21个账号予以封禁。

  虽然快手表示自成立之日就对直播乱象“零容忍”,但这家在直播领域自成一派,仅用三年时间就撬动了广阔的农村、三四线城市乃至一二线城市里数亿年轻人群的公司,从外界赋予其的标签来看,很难称得上光鲜。

  这个基于短视频的陌生人社交APP上活跃着大量的初高中生、夜场从业人员、发廊美容院从业人员、三四线城市以及城乡接合地区的用户。软件的视频特效十分简陋,大部分都没有滤镜,也没有多余的装饰,充其量只是一些文字条幅,界面设计粗糙,只有“关注、发现、同城”三个最简单的窗口。

  且在快手这个APP上,多数主播崇尚“尺度越大关注度越高”。打开快手,你能看到一个个自虐视频、低俗黄段子和各种行为怪异的人:从小品段子到生吃恶搞,他们用力过猛地表演、“奋不顾身”地自虐,一条条短视频就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,刷爆社交网络。

  此前,今年6月一名快手主播冒充交警直播了一条“交警酒后驾车”的视频,最终因造谣被警方拘留5日。

  亦有快手主播假扮小丑在电梯、停车场等地以血腥暴力的恶搞方式吓唬路人、扰乱社会治安并受到警方通告等等。

  “你看了快手后会发现,这个世界上的生活真是丰富多彩,或者说有很多你想不到的奇葩人跟事。”彭广辉表示,多数人在第一次接触快手之后都会有类似评价。

  其人原名石神伟,每天起早贪黑,要搬3000到5000块砖,为千千万万外出务工者之一。但与众不同的是,这位23岁的年轻工人会利用午间休息时段进行锻炼,而他的“健身器材”就是工地上的脚手架。凭借着在快手上每天的健身活动直播,他成为拥有百万级别粉丝的一位网红。

  新金融观察记者了解到,“搬砖小伟”的健身视频涵盖了空翻、跳跃和体操动作等特色组合,而这些动作都是他自学的。2015年,他在快手上发布了第一条视频。这个展示单手倒立的视频,为他吸引了7000粉丝,随后便迅速走红。

  “搬砖小伟”在快手上的走红,带着草根逆袭的励志含义,但不少主播更愿意走猎奇、吸引眼球的捷径。

  比如一名在快手上叫做“刘娇娇”的主播表演电钻吃玉米,最后电钻突然卷到了她的头发,几秒之间,前额中央掌心大小的长发就全没了,露出了白白的头皮。这条视频很快被播放了100多万次,给“刘娇娇”涨了40多万粉丝。

  “石头是朵花”则以反串造型成名,在他的视频里,总是穿着一身大花被面做的衣服,以一个残障女性形象演绎着恶俗的小段子。“东北蛇哥”则赤身躺玻璃碎碴、浑身绑鞭炮爆炸、用辣根洗脸刷牙,甚至是用辣根直接往鼻孔里灌。

  “为了上热门,不‘作’能行吗。”快手一位不愿具名的主播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,为了博取关注,几乎快手上流行的玩法他都用了个遍。

  就像淘宝中的“亲”一样,快手上的红人更愿意称自己的粉丝为“老铁”。“老铁没毛病,双击666”成了一套跟粉丝互动的标准话术,双击喜欢的越多,能够登上热门的几率越大。

  但在聚拢更多的主播、用户之后,做快手也变得更加辛苦,主播需要绞尽脑汁想段子,没有新鲜的东西用户就不会关注你,要上热门特别不容易。

  “比如那些以生吃成名的主播,在快手上玩生吃的不只他们几个,为了增粉,只能比别人吃得更凶,有的甚至从生吃食物,再到生吃玻璃等。”该主播说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快手上要想上热门至少需要10000以上的双击点赞,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用跪求、蒙骗、激将、诅咒等各种方式诱使用户双击666。

  而网络和淘宝上也充斥了各种上热门教程与刷粉丝双击播放的广告。在快手的百度贴吧,90%以上的帖子都是求互粉、互相双击,这和微博鼎盛期的求互粉满天飞简直如出一辙。

  有业内人士认为,快手的出现,让一群庞大的常年被忽略的群体,用一种常人觉得荒诞可笑的方式进入了互联网。

  这些用户支撑起了快手上所有的高流量内容:有人在记录自己的跑酷生涯,也有人在表演“乡村非主流”的搞笑短剧;有人在弹各种钢琴曲给粉丝听,也有人讲各种段子;有人晒自己三胞胎的日常生活,也有人给自己过90大寿的奶奶求祝福……

  不同于美拍、映客、花椒上多聚集的是颜值高、才艺好的网红甚至是当红影视明星,以及斗鱼、虎牙等形形色色的主打秀场、游戏等的视频直播平台和手机APP,快手以及快手的用户表现得足够另类,与前者们相比形同两个世界:一个由内而外四处张扬,善于互联网炒作,而另一个则对外保持低调,即便内里狂躁不已。

  “一个累计用户达3亿、日活数千万的短视频社交APP,从各个数据上来看,都身处行业第一第二,但从品牌宣传,以及曝光次数来说,都没什么动作。快手的这些数据,放在当下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值得大书特书,但到了快手这里,就寂静无声了。”互联网观察人士陈聪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。

  据了解,快手公司搬到五道口已经三年,其公司前台背景墙至今依然是一片空白,没有任何logo标识;两位创始人亦相当宅,不经常抛头露面,快手公司也没有搞宣传的人。

  不给用户贴标签,不打扰用户,让平台自然生长。不设排行榜、没有被官方承认的大V、克制而简洁的交互设计,立刻吸引了那些希望用短视频展示自己的普通人群。

  “我们的用户群分布情况,跟中国互联网网民的地域分布非常像,百分之十几的用户来自一线城市,百分之八十多来自二三线城市——中国网民地域情况就是这样分布的。”宿华说。

  更关键的是,这一用户领域,几乎没有竞争对手。借助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迅速普及,快手逐渐成为短视频领域的“隐形独角兽”。

  不过,由于巨大的流量奔涌而至,普通人在分享自己有意思生活的同时,亦获得了广泛关注。粉丝经济催生趋利动机,不乏快手的主播把其看做赚钱的流量入口。

  正如盛行秀场模式的直播平台一样,这些平台上一些女主播为了吸引人气,会采取灰色手段,比如衣着暴露、动作挑逗、语言含有性暗示等等。此举虽然存在涉黄风险,但因带来了大量用户、人气,以及礼物收入,在各平台上屡见不鲜。

  在迅猛发展的移动互联网时代,低调行事的快手完成了原始积累之后,于其而言,“闷声赚大钱”的阶段已经过去,在如何解决平台内容乱象上,快手需要证明所奉行的让平台自然生长的逻辑,能够产生更加健康规范的内容生态。